0755-25128444

Banner
主页 > 新闻动态 >

还敢:出具虚假审计报告注册会计师惨遭刑罚

  2010年至2014年,我省XX事务所承接R公司年度审计业务,每年收费20000元。由R公司的梁某与XX所的樊某、刘某进行业务联系。XX所每年向R公司出具年度审计报告后,因年度审计报告均为亏损,樊某(负责2010年度、2011年度、2012年度)、刘某(负责2013年度)按照梁某要求将R公司编造出的虚假财务报表(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等)盖上“已审会计报表XX事务所”印章后附在真实审计报告正文的后面形成另外一份虚假盈利的审计报告,R公司利用虚假的审计报告向多家银行申请了贷款。

  樊某、刘某作为会计事务所的审计工作人员,明知R公司实际为亏损状态,却利用虚假的财务报表出具了虚假的盈利审计报告,且盈利数额与实际差别巨大,扰乱了国家对中介组织的管理秩序,损害了中介组织的公信力,对注册会计师行业形象产生极坏影响。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公诉机关以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追究刑事责任。XX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一致,2015年10月15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人樊某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罚金已缴纳)。(二)被告人刘某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罚金已缴纳)。(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对此,协会高度重视,派专人赴当地了解情况,鉴于该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真实的审计报告,其工作人员伙同被审计单位作假,偷换了审计报告所附会计报表,协会不再追究事务所责任,责令事务所进行整改;樊某系注册会计师,已于2015年10月撤销注册,并不准转非执业和新注册,刘某不是注册会计师,该所对其进行了内部处理。

  经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我们找到了类似判决书(樊某、刘某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一审刑事判决书),具体如下:

  被告人樊某,原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注册会计师,因涉嫌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于2014年6月23日被取保候审。

  被告人刘某,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济宁办事处负责人,因涉嫌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于2014年6月27日被取保候审。

  济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以济高新检公诉刑诉(2015)3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樊某、刘某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于2015年3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当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2015年6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济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指派助理检察员韩玉昌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樊某及其辩护人周高峰,被告人刘某及其辩护人张中岭到庭参加诉讼。在审理过程中,济宁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于2015年6月17日建议延期审理,7月16日建议恢复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至2014年,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经纬会计所)为山东瑞中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中公司)出具年度审计报告,每年收费20000元。由瑞中公司的梁某与经纬会计所的被告人樊某、刘某进行业务联系。经纬会计所每年向瑞中公司出具年度审计报告后,因瑞中公司年度审计报告均为亏损,被告人樊某(负责2010年度、2011年度、2012年度)、刘某(负责2013年度)按照梁某要求将瑞中公司编造出的虚假财务报表(资产负债表、损益表、现金流量表等)盖上“已审会计报表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印章后附在真实审计报告正文的后面形成另外一份虚假盈利的审计报告,瑞中公司利用虚假的审计报告向多家银行申请了贷款。

  公诉机关就指控的被告人樊某、刘某的上述事实,当庭出示了书证、审计报告、办案说明等,证人张某甲、李某甲、梁某等人的证言,被告人樊某、刘某的供述及辩解,鉴定意见等证据证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樊某、刘某作为会计事务所的审计工作人员,明知山东瑞中医药有限公司实际为亏损状态,却利用虚假的财务报表出具了虚假的盈利审计报告,且盈利数额与实际差别巨大,扰乱了国家对中介组织的管理秩序,损害了中介组织的公信力,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以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追究被告人樊某、刘某刑事责任。

  被告人樊某及其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请求对被告人樊某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刘某及其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没有异议,其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刘某提供的2013年度的审计报告尚未被使用,系犯罪未遂,应比照既遂犯从轻处罚。被告人系初犯、偶犯,且当庭自愿认罪,请求对被告人适用缓刑。

  1、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樊某出生于1948年7月6日,被告人刘某出生于1962年10月1日。

  2、被告人樊某、刘某身份证明情况证实,樊某2006年至2014年任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刘某系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职工,审计二部负责人。

  3、审计业务约定书证实,山东瑞中医药有限公司委托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2013年审计报告,审计费用为20000元。

  4、瑞中公司2009年至2014年4月份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证实,瑞中公司2009年至2014年4月份未分配利润及净利润均为负值。

  5、济宁市审计局高新审计工作处出具的瑞中公司截止2014年4月份应还款明细证实,瑞中医药公司共欠莱商银行济宁分行、浙商银行济南分行、民生银行济宁分行等多家银行贷款共计397750000元。

  6、济宁市人民检察院检验报告济检技鉴(2014)43号、44号、45号、47号的鉴定报告证实,瑞中医药公司2010年度、2011年度、2012年度、2013年度净利润为亏损。

  7、经纬(济)审字(2014)第03号(原件)审计报告证实,该审计报告由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注册会计师张某甲、李某甲签字。其中损益表中显示,瑞中公司2013年度累计净利润:118800612.92元(调取于建设银行济宁分行)。

  8、中国建设银行济宁运河支行说明证实,经纬(济)审字(2014)第03号审计报告原件系瑞中公司向该行申请贷款时提交的2013年度审计报告。

  9、在瑞中医药公司财务部调取的经纬(济)审字(2013)第12号审计报告证实,该审计报告由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注册会计师樊某、张某甲签字。其中损益表中显示:瑞中公司2012年度累计净利润:129437042.17元。

  10、在瑞中医药公司孙高志办公室调取的经纬(济)审字(2012)第05号(原件)证实,该审计报告由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注册会计师樊某、张某甲签字。其中损益表中显示:瑞中公司2011年度累计净利润:8011546.61元。

  11、经纬(济)审字(2012)第05号(复印件)证实,该审计报告由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实所出具,注册会计师樊某、张某甲签字。其中损益表中显示:瑞中公司2011年度累计净利润:96542886.68元。该报告系瑞中公司向莱商银行济宁分行申请贷款时使用,银行依据此报告对瑞中公司进行了授信。

  12、在瑞中医药公司孙高志办公室调取的经纬(济)审字(2011)第04号(原件)证实,该审计报告由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实所出具,注册会计师樊某、张某甲签字。其中损益表中显示:瑞中公司2010年度累计净利润:-9792244.17元。

  13、经纬(济)审字(2011)第04号(复印件)证实,该审计报告由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实所出具,注册会计师樊某、张某甲签字。其中损益表中显示:瑞中公司2010年度累计净利润:88124500.94元。(该报告调取于莱商银行济宁分行,系瑞中医药公司申请贷款时向该行提供。)

  14、莱商银行借款合同证实,2013年5月29日莱商银行济宁分行向瑞中公司放款3000万元。

  扣押物品清单证实,2014年6月25日办案人员依法扣押了“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已审会计报表”印章一枚。

  1、(济)公(刑)鉴(文)字(2014)39号济宁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物证鉴定书证实,办案机关调取的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瑞中公司2013年度的审计报告(经纬(济)审字(2014)第03号)中“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印文及“张某甲、李某甲”的签名均与样本一致,但“已审会计报表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印文与样本不一致。

  2、(济)公(刑)鉴(文)字(2014)45号济宁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物证鉴定书证实,办案机关调取的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瑞中公司2013年度的审计报告(经纬(济)审字(2014)第03号)中“已审会计报表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印文均是所扣押的印章所盖印。

  3、济宁市公安局电子数据检验鉴定中心出具的电子数据检验鉴定报告:济公(网)鉴(2014)0620A01及检材封存记录附光盘两张、扣押的被告人刘某所使用的电脑主机进行封存,并恢复提取相应数据保存的情况。结合鉴定中心出具的电子数据提取制作说明和高新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出具的说明证实,被告人刘某办公电脑中同时存在真、假两种山东瑞中医药有限公司审计报告。

  1、证人张某甲证言证实,其系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副所长,2012年至2014年其在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向瑞中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中签字,其只对樊某、刘某送来的报告底稿进行审核,之后由樊某或刘某到济宁办公点进行装订,其签过的审计报告中瑞中公司财务状况都是亏损的,经其辨认(经纬(济)审字(2014)第03号)审计报告正文是其签字,但后面附的财务资料及报表其没有见过。

  2、证人李某甲证言证实,其系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注册会计师,2010年至2014年瑞中公司由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审计报告,孙高志安排梁某与樊某、刘某联系,瑞中公司向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真实和虚假的两种不同的财务资料及报表,樊某、刘某按照瑞中公司的要求出具两份真假不同的审计报告,假的盈利的审计报告用于向银行贷款。2013年的审计报告是刘某负责出具的,2010年、2011年、2012年的审计报告是樊某负责出具的。

  3、证人梁某证言证实,其系瑞中公司财务副总,其按照公司法人代表孙高志的安排与经纬会计师事务所的樊某联系,瑞中公司需要在银行贷款,要求他们作一个符合银行贷款要求的虚假的盈利的审计报告,他们就答应了。如果按照真实的经营状况出报告,瑞中公司是亏损的,银行不会给瑞中公司授信,所以需要一个假的盈利的审计报告,目的就是为了顺利的拿到银行授信。瑞中公司给会计事务所提供两份真假不同的数据,会计事务所根据公司的要求给瑞中公司出具两份真假不同的审计报告,假的审计报告提交给银行用于贷款,假的报告中数据是盈利的。后来樊某退休了,2014年的假审计报告是与刘某联系的。2014年出具的虚假的审计报告瑞中公司提交给建设银行济宁运河支行用于贷款。

  4、证人于某甲证言证实,其系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在济宁设立办事处,2013年7月份之前办事处由樊某负责,之后由刘某负责,会计师事务所给瑞中公司出具审计报告都是真实的,其对会计师事务所出具虚假审计报告并不知情。

  5、证人张某乙证言证实,其系建设银行济宁运河支行工作人员,瑞中公司在向建设银行济宁运河支行申请贷款时提供了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2011年度、2012年度、2013年度的审计报告,且2013年度的审计报告提供了原件由银行保存。

  6、证人李某乙证言证实,其系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人员,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在济宁的办事处2012年和2013年是樊某负责,2013年7月份之后是刘某负责。2013年和2014年会计事务所向瑞中公司出具的审计报告均是由其制作的底稿,之后的工作由樊某、刘某负责,其是根据财务资料制作的线、证人于某乙证言证实,其系瑞中公司财务部工作人员,2013年7月份,梁某安排其制作了瑞中公司虚假的负债表、利润表;2014年春节后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为瑞中公司出具了两份不相同的审计报告。

  8、证人张某丙证言证实,其系瑞中公司财务部工作人员,2014年春节后梁某安排其到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拿了份审计报告交给了建设银行运河支行的工作人员张某乙。

  1、被告人樊某供述,其系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的注册会计师,其在为瑞中公司出具年度审计报告过程中,是根据瑞中公司梁某的要求,将其提供的虚假财务资料及报表盖上私刻的“已审计财务报表”的印章后附在真实审计报告正文的后面,其为瑞中公司出具了2010年度、2011年度、2012年度虚假的审计报告。

  2、被告人刘某供述,2013年7月樊某退休后其在济宁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济宁办事处负责,其在为瑞中医药公司出具2013度审计报告过程中,是根据瑞中公司梁某的要求,将其提供的虚假财务资料及报表盖上私刻的“已审计财务报表”的印章后,附在真实审计报告正文的后面,其为瑞中公司出具了2013年度虚假的审计报告。

  本院认为,被告人樊某、刘某身为会计事务所的审计工作人员,明知山东瑞中医药有限公司实际为亏损状态,却故意出具虚假的审计报告,且盈利数额与实际经营状况差别巨大,情节严重,二被告人的行为构成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樊某、刘某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且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辩护人据此提出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被告人刘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刘某出具的2013年度的虚假审计报告尚未被瑞中公司使用,系犯罪未遂的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信。被告人樊某、刘某适用缓刑对居住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可适用缓刑,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樊某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罚金已缴纳)。

  二、被告人刘某犯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罚金已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山东省济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