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5128444

Banner
主页 > 行业知识 >

nba直播肯德基速成鸡再曝安全隐患:花钱能买检

  尽管前日山西省农业厅对肯德基供应商栗海集团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肉鸡45天出栏属正常并表示产品合格。但是,《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在河北承德、秦皇岛、山东昌邑等地持续多日的实地调查发现,肯德基所用原料45天“速成白羽鸡”,从雏鸡进入鸡场,到肉鸡出栏屠宰,多个环节暴露出安全隐患。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在肉鸡流入市场至关重要的动物检验检疫程序中,部分地区甚至存在“走过场”的情形。更让记者触目惊心的是,在河北、山东等地,甚至花钱就能买到动物检疫合格证明。

  按2010年1月4日农业部审议通过的《动物检疫管理办法》规定,“出售或者运输的动物、动物产品经所在地县级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的官方兽医检疫合格,并取得《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后,方可离开产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承德县农牧局采访了局长冯志春。冯志春表示,在质量安全这一块,承德县农牧监管部门做的工作非常细致,“对于饲料,办公室会定期或不定期去抽查。从种鸡开始就进行严格的检疫和防疫,甚至种蛋也经过严格的检疫和防疫,我们也不会放松每一批检测。包括残留是否超标。”

  冯志春还介绍,从安全质量监管的角度,至少会经过三道工序:雏鸡是一检,出栏是二检,加工好是三检。而在此之外,在养殖过程中,农牧局下设的检疫部门还会做不定期抽检。“出栏的时候,相关部门都去检。政府不完全有这样的规定,咱们有这个环节上就这么安排。所有的养鸡户,我们都会派人亲自去检测。在出栏前也必须得检测,三融集团(当地大型农牧企业)屠宰过后,进入市场之前,还会做一次检测。”

  “检验?啥都不用,公司来直接拉走得了。没死,都直接给收了。(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公司直接给你开了,不抽检,谁给你抽检啊?”承德县上板城镇的三融集团合同养鸡户郝卫国(化名)说。

  养鸡户孙桂林(化名)给出了类似的说法。“就跟不检一样,没有检根本就……到动物检疫站,拿着钱交了钱,或者叫人给捎过去也得。交给动物检疫这块,人家都不到鸡场来。”

  据孙介绍,快要出栏的时候,一棚子大概有几十块钱检疫费,交了钱,就给开合格证明,农牧部门的人不来。“我们自己去检疫站开的。比如明天出栏,今天中午三融集团会告诉我们,我们把钱拿去,开个检疫,什么检疫不检疫,就是收点钱得了。”

  郝卫国甚至表示,“公司给你来个通知,哪天哪天走,你拿这号去检疫站那边,他们不管你,只要够大,就走了。鸡就是有病了,三融也拉走,但如果到三融那儿死掉了,那就不算数了。”

  为验证这些养鸡户的说法,12月5日,记者赶往承德县高新区动物卫生监督所,以养鸡户名义向其工作人员咨询,一位值班的工作人员确认:快出栏了,拿着(三融)给的那个号,到这里开个合格证明就行了,就可以出栏屠宰了。

  在承德县农牧局,冯志春还吩咐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了4份不同的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复印件。分别为从辽宁锦州来的雏鸡,当地部门的证明;雏鸡运送到承德县后,由承德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所提供的检疫合格证明;肉鸡出栏之前,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所提供的检疫合格证明;进入超市前,同样也有动物检疫合格证明。

  然而,记者发现,货主为朱瑞伶的养殖户有张动物检疫合格证明,显示的日期均为12月3日16时,单子上写明,“本批动物经检疫合格,应于当日内达到(三融集团)有效”。

  但记者向朱瑞伶核实,他却表示,他的肉鸡是12月4日下午才开始出栏送往三融集团。

  “交几个钱,他们就会给你开单子(动物检疫合格证明)。”当地一位养殖户对记者直言不讳地说。

  山东昌邑,这里是美国泰森食品有限公司在山东全资子公司山东泰森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森)总部所在地,这里养殖业以及肉制品加工业繁荣程度超乎想象,泰森则是肯德基的重要供应商。

  在昌邑市某镇,一家与泰森签订合同的养殖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每次鸡出栏前,泰森公司都会派人来对养殖的合同鸡进行抽检,不过,当地检验检疫部门的检疫形同虚设,只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

  记者了解到,在昌邑,检疫部门所收取的费用是有统一标准的,按照今年的标准,如需检疫6000只鸡以下的数量,则每只鸡要缴纳6分钱,如需检疫6000只以上的数量,则每只鸡要缴纳4分钱。

  “今年的标准降低了,去年的时候,每只鸡都会收取一毛钱的检疫费用。像今年,我总共养了7400只鸡,算起来得有个四百多块钱。不过今年收费还算少的,过去有些时候都收过每只鸡2毛钱。”上述养殖户直言不讳地说。

  这位养殖户透露,“他们就是在我们往外出鸡的时候过来,来之后按照我们鸡的数量给开个单子,这个单子泰森那里还要看,没有不行。”

  该养殖户还称,当地检疫部门收取费用是统一收取,不同地区所需要缴纳的钱是不一样的。“不光是我们这里,其他地方也这样吧,在平度(附近的一个县级市)那边他们检疫一只鸡要收一毛钱,额外还要收取一个排泄费,每出一只鸡就是8分钱,然后开单子,这样算起来,一只鸡就是要收一毛八分钱。”

  与严格的收费相比,检疫程序显得有点走过场。上述养殖户对记者表示,“防疫站检疫就是在我们的鸡要出笼的时候,通知他们过来,给他们钱,然后他们给开个单子,单子上写着检疫合格,写上多少只鸡就可以了,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检疫检测。”

  日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山东省昌邑市调查速成鸡的养殖情况,发现速成鸡的存活率并不高。有养殖户称:“养100只鸡最少的时候出笼80多只,有时候甚至还达不到,但有些也可以出笼90只,这要看鸡苗的质量决定,还有个人的管理。”

  为了保证鸡的死亡率维持在盈亏点之上,喂食各类抗生素药物就必不可少。“要看鸡的状况吃药,鸡好就停两天,鸡不好就加药,如果不好的话就一直吃,到宰杀为止。”一家养殖户这样告诉记者。

  记者走访合同鸡养殖户发现,整个鸡棚采取密封处理,通过一套温控排气系统实现透气和降温。即便如此,鸡棚里依旧是臭味浓烈,苍蝇随处可见。鸡的活跃度并不高,即便有人靠近也是趴着不动。

  令人惊讶的是,记者居然在鸡棚内发现一只已死亡的白羽鸡。养殖户会对产生病菌的源头严格控制,然而却有一只死鸡躺在鸡棚内,可见该鸡死亡时间不久,未被养殖户发现。事隔三天,当记者再次来到该养殖户的鸡棚进行调查时,又发现了一只已死的白羽鸡,该养殖户介绍,准备将死去的白羽鸡填埋处理。

  为了保证“脆弱”的白羽鸡能够度过40天的生命周期顺利“出笼”,合同养殖户只能选择用药。在山东泰森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森)旗下养殖场工作一年多的一名员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为达到存活率93%的目标,农户会用疫苗、肠道、呼吸道类的各种药。“那些小厂根本不挣钱,只有大型的养殖场才行,它把成本耗费都平摊到每一只鸡上面才有可能盈利。”该员工说。

  速成鸡在40天左右的生长周期内,按照泰森提供的3种饲料类型大致可划分为3个生长阶段,第一阶段是0~14天,第二阶段是15~28天,第三阶段是29~37天,超过37天的也将继续用第三阶段饲料喂养。

  据了解,由于第一、二两阶段,速成鸡正处于成长的脆弱阶段,为了避免速成鸡感染病菌,需要分周期地喂各类药物,到了第三阶段由于鸡体抗力逐渐增强,喂食的药物也会逐渐减少。有养殖户介绍,当鸡喂养到35天左右,泰森有工作人员来对养殖户的速成鸡进行抽样检测,而抽样检测的前四五天养殖户就要停止给鸡喂药,以保证检验结果能合格。

  但通过走访几家合同鸡养殖户,记者发现,实情并非如此。已经喂养了30天的养殖户告诉记者,他们现在还在给鸡喂药。

  上述所指合同鸡按特约协议均由泰森公司收购。泰森的前身,即山东新昌集团有限公司。是肯德基、麦当劳、德克士等洋品牌快餐在国内的主要供应商之一。

  记者通过实地调查发现,这种长得快的速成鸡,存活率并不高。有养殖户告诉记者:“80%的存活率不太好挣钱,要到90%。”据了解,早期大部分的养鸡户都选择合同鸡,因为不用担心受市场价格的波动影响。但近年来,情况却在发生改变。自己饲养市场鸡且从事贩鸡工作的张先生透露,以前合同鸡养的多,现在养合同鸡的农户很少。挣不到钱。

  据昌邑当地居民介绍,三、四年前,昌邑地区有很多养鸡户,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在记者走访中发现,夏店镇已经很难找到养鸡户了,整个昌邑地区的数量也在减少。即使是泰森公司本身,养殖速成鸡的“热情”,也似乎不高。

  据了解,泰森的养殖场位于离市区较远的地方,因为人烟稀少,可以排除一些人为因素干扰。

  记者在泰森的一个养殖场看到,12排鸡舍厂房全部空着。正在值班的员工表示现在正处于无鸡可养的空窗期,同时,该员工也透露春节前此养殖场复工的可能性不大。

  目前,泰森的白羽鸡养殖场有大中小三种规模,中型场一年的产鸡量能达到四十六、七万只,大型养殖场的年产鸡量能达到80万只。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所采访到的这个养殖场属于中型场。

  泰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公司旗下的孵化场、冷藏厂等多个部分已经关停了,目前只有少部分仍在运行,甚至一些工作人员也已放假。

  至于停产的原因,对方则没有明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就以上相关问题咨询山东泰森食品有限公司的领导层,但是截至发稿依旧没有获得相应的解答。

  “只能隔3天不用,超过3天必须用药。45天之内,来了鸡苗开始用药,停3天再用,都是隔3天,一直用会早走鸡(鸡出栏早些)。”承德县下板城镇养殖户尹春萍(化名)告诉记者。

  “健康啥啊健康?都用那药催的,你说45天的鸡,我们养的时候,大的时候平均6斤多,有7、8斤的不是药给催的咋的?”尹春萍说。

  “没问题,没问题。”但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承德县农牧局将这个问题抛给局长冯志春时,他连连表示,自己也吃这种鸡。

  “喀喀喀喀……”12月4日上午9时,位于承德县上板城镇的三融集团合同养鸡户郝卫国(化名)正开着他的小货车去承德三融饲料厂拉饲料。记者搭上顺风车,随同他一起进入三融集团在承德的工厂。

  据三融集团官网的介绍,该集团创建于2007年,是集种鸡饲养、雏鸡孵化、饲料生产、合同放养、规模自养、肉鸡屠宰鸡深加工、熟食加工、出口和国内销售为一体的大型农牧企业。年屠宰肉鸡8000余万只,是肯德基等著名企业的鸡肉原料主要供应商。多年以前,就大力推广“公司+农户+基地”的经营模式,并喊出合同养鸡零风险的口号。

  “45天就能出栏?”当记者将这样的疑问抛向郝卫国。他回过头来说:“不都那样吗?”这在当地早已不是秘密。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无论是承德县,还是秦皇岛的青龙县一带,提起肉鸡45天出栏,大多表示“一点儿不新奇”。在承德县、青龙县等较为偏远的山区,分布着不少为三融集团放养合同期鸡的农户。

  合同养鸡过程中,最有争议的就是用药问题。记者以有养鸡意向的名义联系上三融集团负责发展合同养鸡户的一位经理,据其介绍,从进鸡雏开始到大鸡出栏,整个用药、预防、免疫,三融集团都提供全程指导。

  “只要是你能按照我们说的做,一般没有很大的问题。因为肉鸡生长速度比较快,抗病力肯定差,所以容易发病,但我们有药物预防程序和免疫程序,还有饲养管理这块,包括温度、湿度、nba直播,通风,我们都有一个长时间的一个系统性的东西。如果公司不指导的话,那鸡根本养不好。”上述经理说。

  郝卫国等多位养鸡户向记者证实了三融集团全程指导的说法,但也对该公司颇有微词。

  曾在秦皇岛三融工作3年的徐晓宁(化名)向记者证实,这种情况的确存在。“有部分雏鸡是外购的,有来自东北的,有来自山东的,哪儿都有。小鸡没出蛋壳之前,在蛋里面的时候就带有一种菌。”

  徐晓宁还透露,雏鸡配给养鸡户之后,每天必须吃药,没有一天不吃药的,“知道吗?要不然那鸡就会死,必须得吃药,不吃药可不行。”

  据尹春萍介绍,一般情况,一只鸡从进场到出栏,要花费11.8斤的料,1.4至1.5元钱的药。“饲料是三融集团自己生产的,药可就多了,上百种。”

  尹春萍的丈夫孙桂林补充说,三融集团提供的药物主要包括3大类:治大肠杆菌的、治呼吸道的、抗病毒的。“这鸡也是,有毛病的话你发现得早,吃了药就好了,因为毕竟才40多天吧,一般43天就走了。”

  12月初,记者曾在郝卫国的私人养鸡场实地看他给鸡喂药。只见用一个小盆子装水,放下药物后,水即变得很黄,类似橙汁。据他介绍,里面主要是硼铁等。

  随后,在他的带领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进放养了近10000只鸡的鸡棚,清一色的白羽鸡置身狭小的空间里,罕见走动。

  在鸡棚的另一侧,则堆放着一些喂养肉鸡常用的药品,如速补应激康、管肖净、止痢散、麻黄鱼腥草散、头孢先锋等。

  此后,跟随着郝卫国,记者进入承德三融的厂区,发现在员工食堂旁边,设有一间数十平方米的专门的化学药品库。其中堆放着很多箱药品,包装上的名字有三融肝立康、三融腺胃康、肝立克等,部分来自河北金丰动物药业有限公司。

  “公司会按阶段给你开药,前期投大肠杆的药,到20多天以后投放呼吸道的药加抗病毒的药,主要就3种药。但种类上百种。”尹春萍说。

  多位养鸡户透露,除了三融集团提供的药品,不少农户会私下买药。在下板城镇一位养殖户的养鸡场,记者就看到毒喉爽、21金维他等药物。据该养殖户表示,这些药就是自己私底下购买投喂的。

  “按照三融集团的规定,每只鸡必须得喂够1块钱的药物。一般我们都是1块多钱,每隔3天左右投放。按45天出栏算,每只鸡大概喂药10次左右。”郝卫国说。

  另一养鸡户魏先生则表示,“安全性,怎么说呢?但市场上速成的肉食鸡,基本都是这个类型。”

  “没问题,没问题。”但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承德县农牧局将这个问题抛给局长冯志春时,他连连表示,自己也吃这种鸡。

  “肉鸡品种是属于科学技术培养、速生的。为什么长这么快?我了解的情况主要有4个原因,一是科学技术培养出的特殊品种,同时配有科学的饲养方法;二是饲料,根据我们的了解,三融集团生产的饲料,它蛋白含量高,蛋白含量能达到20%以上,但是它不存在激素;三是创造了一个良好的肉鸡生存环境,温室控制,夏天有通风设施,达到有一个稳定的适宜肉鸡生长的环境。四是整个肉鸡养殖减少了鸡的活动,因为在一个很小的空间里,运动量少,消耗营养少,所以它吃多了只能长肉。”冯志春向记者说。